高云翔案庭审第6天 女方称述案情一度崩溃大哭

2019-11-06 22:00:00 明星网 分享

  (来源:澳洲新快网)  

  中国影星高云翔和另一中国籍男子王晶被控去年3月在悉尼香格里拉酒店强奸1名中国籍女子的案件今天进入了庭审的第6天。和早前接受检方盘问时全程使用英文的状态相比,这位因法律原因不得透露名字的女子明显更为谨慎,更多地依赖翻译,除了偶尔使用英文作答外,大多数时候都使用中文来回答辩方律师的盘问,期间仍一度崩溃大哭。不过高云翔则显得很轻松,进入法庭后不但亲切地和自己的律师打招呼,还和自己的翻译聊了天。

  高云翔进房后女方取消叫车

  法庭聆悉,当女方到了王晶的酒店房间后,她听见王晶在用微信联系某人。当辩方律师问她当时为什么不离开时,她回答说:“当时他骗我,在楼下的时候说,楼上有其他人,就聊一会就可以走了。在我觉得担心的时候,他还跟我说,不用担心,我能对你干什么呀。”

  据悉,高云翔几分钟后独自一人到了酒店房间。在高云翔进房的时候,正好女方的手机响起,是出租车司机给她打的电话,通知她自己已经到了。

  辩方律师问:“高先生到了之后,你把出租车取消了,对吗?”

  该女子表示:“是的,他进来的时候我正在电话上,我看高来了,肯定要说两句再走。所以我就先取消,我记得高还重复了一遍,Cancel ”。

  女子称当她看到高云翔时,觉得更安全,因为高云翔是公众人物,又和她的父亲认识,所以她很信任高云翔。

  当辩方律师追问女子,是不是看到只有高云翔一人所以取消了出租车时,女子明确回答“那不是事实”。

  被问到为何不大叫崩溃大哭

  辩方律师问,女子曾告诉警方,因为被高云翔的舌头堵住嘴,所以不能叫出声,这是否是她没有呼救的唯一理由?

  女子表示:“我当时没有大叫,我一直是拒绝的身体姿势,出的声音都是拒绝的声音,因为大叫不了。是在一个封闭的酒店房间里,我大叫有什么用呢,谁能听见了?”

  讲到这里,女子用手捂着脸大哭。法官则表示:“你想歇一下吧?我们现在早茶,歇一会儿。”

  女方称一开始没想报警

  辩方律师今天早些时候问该女子,事发两天后她是不是给了警方几份笔录。女子回应自己一共做了4份笔录,但都没讲清楚事件的全过程。

  该女子说:“第一份我极度恐慌,因为受了太大惊吓。第二份是我决定要抓他们,要报案。第三份录了一整天,是整个事件原原本本,从头到尾发生的事情。第四份证词是关于警方去我家取衣服,发现腿上的淤青拍照。”

  她还表示因为做第一份笔录处于极度恐惧之下,还没决定是报警,“也不想把这些很恶心的事情说给所有人听。当时是记得什么说什么,关于性侵的很恶心的东西并没有都告诉警察。”

  今天早些时候,辩方律师开庭后继续就卡拉OK所发生的事情盘问女方,指出在卡拉OK里有人开玩笑称她和王晶看起来像一对,但女方回应这是某个女演员的玩笑话,不会影响到她的行为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